深圳物流到香港
2020年10月30日 星期五

李炳球:東莞建置沿革漫談

來源:東莞時間網 2020-10-12 08:39:22 記者:李炳球

許多人都知道東莞是千年古縣,被譽為珠江三角洲的一顆耀眼明珠。然而,為何稱為東莞,其建置如何演變,卻很少人關注。可能在口耳相傳中,大家都習慣了。

 壹 

東莞的得名和演變過程相當複雜,要釐清不容易,這裏只是梳理一些學者觀點,簡單略述而已。

東莞的得名與莞草有關。現存最早的《東莞縣誌》作者盧祥,是明代正統七年(1442)的進士,他的《莞草》詩為後人熟知:

菀彼莞草,其色芃芃;厥土之宜,南海之東;

菀彼莞草,芃芃其色;不蔓不枝,宜簟宜席;

宜簟宜席,資民之食;邑之攸名,實維伊昔。

詩中道出了“東莞”得名之來源,這是知名人士談及東莞得名與莞草有關的文獻。

宣統年間,東莞籍探花陳伯陶編纂的《東莞縣誌·輿地略·物產》中提到:“莞音完,亦音官,蓋其為用最古。東莞人多以作莞席為業,因以名。縣在廣州之東,故曰東莞,亦曰東官。”可見,陳伯陶認同盧祥的觀點。“莞草説”是東莞得名幾百年來相沿的説法。

東莞的得名與鹽有關。漢武帝平定嶺南後,實行鹽鐵專賣政策,在廣東地區設立番禺、高要兩個鹽官。番禺鹽官駐地位於今深圳南頭古城一帶。明代張二果編的《東莞縣誌》稱:吳甘露間始置司鹽都尉於東官場,並注“場名‘東官’,謂東方鹽官”。由於番禺在高要之東,為有別於高要鹽官,就稱番禺鹽官為“東官”了。鹽業在古代社會經濟中佔有重要地位,它的機構和鹽場影響到當地地名的命名,也是有可能的。

東莞的得名與僑置郡有關。深圳張一兵先生在其《深圳通史》中有詳細敍述:永嘉之亂後,北方一些世族和民眾紛紛遷居江南,成為僑人,他們多鄰里相隨,聚族而居。東晉政權建立後,對北方大族實行優惠政策,滿足其以舊壤之名建立原籍政府的要求,設立僑州郡。這些原籍政府設在南方原有的州郡中,沒有自己的行政區域,但有自己的行政機構,故稱“僑置”。張先生認為:孫吳在南海郡番禺東面增設“東莞郡”之前,北方已有“東莞郡”的建置。吳黃武年間分南海郡東部地區增設的“東莞郡”,應該是南下土族在新開發地區所設“北方東莞郡”的一個僑郡。

“東莞”與“東官”是弄清東莞得名來源的關鍵。各種史志中常有:“莞”字本作“官”的記載,也有“官”“莞”同音運用之説,而史籍對郡縣記載是非常嚴格的,無論“東莞”還是“東官”,應該各有所自。在東莞地區與“官”“莞”相關的行政設置主要有:吳黃武年間分南海郡立東莞郡;西晉初年東莞郡併入南海郡;東晉咸和六年(331)分南海郡設東官郡;南朝齊時將東官郡郡治遷至懷安縣;南朝梁時改東官郡為東莞郡,郡治遷增城縣;南朝陳時將東莞郡治遷至政賓縣(今清遠);隋廢東莞郡立南海郡;唐至德二年(757)改南海郡下寶安縣為東莞縣。“東官”“東莞”幾經變遷,最後以東莞縣穩定下來,這大概是有些人説東莞古名“東官”的緣故吧。

把番禺鹽官(東官)和僑州郡縣作為“東官”“東莞”的源,歷史文獻資料是缺失的,只能是推測而已,有待進一步探究。

 貳 

東莞古為百越之地。秦國消滅楚國後,開始了征討嶺南的進程。郡尉屠睢、監御史祿率50萬大軍分五路攻打嶺南,一軍塞鐔城之嶺(今越城嶺),一軍守九疑之塞(今萌諸嶺),一軍處番禺之郡(今騎田嶺),一軍守南野之界(今大庾山),一軍結餘幹之水(今江西餘干縣、樂平縣一帶)。苦戰三年,屠睢為西甌人所殺,任囂代之,此時趙佗亦在軍中。秦始皇三十三年(公元前214),戰爭結束。秦於南越建桂林、象、南海三郡,以任囂為南海尉,趙佗為龍川令,並派官吏前來管理,留下部分軍隊鎮戍,同時簽發內地人口到嶺南定居。秦朝滅亡後,趙佗稱王,逐漸統一百越諸部,採取以越俗籠絡越人之策。經過南海郡與南越國近百年的經營,嶺南與中原地區的經濟文化得到進一步融合。

西漢元鼎五年(公元前112),漢武帝派20萬“樓船卒”分五路向南越國都城番禺(廣州)挺進,打響統一嶺南之戰。在元鼎六年平定南越國後,西漢政府設置17個初郡,“以其故俗治,毋賦税”來管理邊疆地區,就是指在初郡內部保留原有統治機構,封其郡長為王、為侯,且免除其“初郡”賦税。在嶺南地區完全納入中央版圖後,作為南海郡屬下的東莞開始了一個較長的開發過程,直至唐朝至德二年(757),寶安縣治從南頭遷到湧(今莞城),東莞縣名才一直延續至今,蔚為千年古縣。

 叁 

秦朝以前東莞處於國家邊緣地區,尚未真正開發。根據曾昭璇先生研究,珠江三角洲在秦漢時期範圍較小,新會仍為淺海,西、北江只到順德縣西境,中山市為淺海,番禺市橋鎮、石碁鎮以南仍為淺海,東江三角洲亦為淺海。因此,要了解漢朝以後的行政建置變化,尤需瞭解地域變化和弄清“東官郡”“東莞縣”與“寶安縣”三者之間在歷史上的錯綜關係。

譚其驤先生在《浙江省歷代行政區域》一文中説:“一個地方至於創建縣治,大致可以表示該地區開發已臻成熟,而其設縣以前所屬之縣,又大致即為開發此縣動力所自來。故縣一級行政的增設可以成為研究地域開發史的一個切入點。”那麼以東莞縣為名,其行政建置變遷大體可以以唐至德二年為標誌,此前東莞沿革如下:

西漢元鼎六年(公元前111),屬南海郡。西屬番禺縣地,東北屬博羅縣地。東漢順帝時,分番禺立增城,東莞屬增城。

三國吳黃武年間(222—228),分增城另立東官郡,吳甘露元年(265)在東莞地置司鹽都尉於東官場。

晉初,廢東官郡,其地分屬番禺、增城。

東晉咸和六年(331)分南海郡立東莞郡,置寶安縣。東官郡領寶安(男相)、安懷(令)、興寧(令)、海豐(男相)、海安(男相)、欣樂(男相)六個縣,郡治在蕪城(今深圳南頭)。

東晉義熙九年(413),析東官郡東部地區設義安郡(今潮州、梅州一帶)。

南朝齊時(479—502),東官郡遷郡治於安懷(東莞故城,在大蓢村東);轄寶安、安懷、興寧、海安、欣樂、海豐、齊昌、陸安八縣。

南朝梁天監三年(504)設梁化郡,興寧、海豐等縣析出。

南朝梁天監六年(507),改東官郡為東莞郡。

南朝陳禎明二年(588),復改東莞郡為東官郡。

隋朝統一後,廢東官郡,地屬南海郡。

隋朝開皇十年(590),廢郡置以寶安縣屬廣州。

唐武德四年(621),置廣州總管府,寶安屬之。

唐至德二年(757),將寶安改名東莞,縣治從南頭移至到湧(今莞城)。

在近千年建置變化中,令人感到十分頻繁和雜亂,事實上在談及古代行政建置時,必須有一個空間概念。中山大學歷史系劉志偉教授認為:各種行政建置都是在一個物理空間範圍裏疊加上去的,尤其是地名的變化,是人的行為疊加在這些地理空間上面的結果。可以這樣説,一旦地名、行政建置格局疊加在這空間上,歷史就浮現出來了。人的活動就是在這樣一個空間展開,也在建立起來的各種各樣的建制和符號上面體現出來。在古代,未開發地區與已開發成熟地區的概念是不同的,它不是成片轄區的概念。對於剛剛納入國家版圖的未開發地區,它被設立郡縣的依據是基於線和點的概念。線主要是交通線,點主要是交通線上的一些關節點,或者是軍事上的重鎮,又或者是比較關鍵的地方。

秦朝設立的南海郡到西漢時主要相當於現在東莞以東的地區,其範圍廣闊,但大部分地區並不清晰,僅在東江沿線設龍川縣、博羅縣而已,好像只有兩個點。其實南海郡最重要的點是番禺(廣州)。如果從這個角度去説,東晉在(東莞)南頭設立的司鹽都尉,到晉成帝時立為郡,這只是個點和線的概念。可以理解為:以番禺(廣州)為中心,有一個負責供應嶺南地區的鹽場,鹽場設了一個管鹽的官,到了晉朝時,政府將管鹽官變成了郡太守,這就是所謂的設郡了。“東官郡”就是一個點的概念。如果把東官郡理解為有轄區的話,那麼這個轄區就是一直延伸到漳州地區,潮州、梅州、惠州、河源都屬東官郡的範圍。然而,這不是一個轄區的概念,只是在番禺(廣州)東面有個管鹽的官而已,不過它升格了,在朝廷(國家)概念上歸它管,事實上也管不了,所以到晉安帝時,在潮州地區設立了義安郡。若又用版圖概念來形容的話,這個時候的東莞郡就收縮到東江地區了,沿博羅、龍川到興寧一線,再到下游的惠州。如此看來,其行政建置還是一個一個的據點。在設立義安郡後,又有了潮陽、海陽的設置,其基本邏輯仍是從廣州向兩翼延伸的交通線,這些郡縣都是從路線延伸出來的點。由此可以看到第一個“東官”“東莞”或者原來叫“東官”後來叫“東莞”,這樣的一個地理範疇,是隨着嶺南東部的開發而不斷變化的過程,但基本上還是漢朝原來的格局,與地理形成設置的概念沒有大的變化。

 肆 

秦漢時期,嶺南作為邊緣地區,其行政建置是線和點的概念,但經過東晉、南朝的開發,嶺南有了新的變化,主要表現在郡縣數量增加。南朝梁時,在惠州東部設立了梁化郡。隋朝時,東莞地區的東莞郡被廢掉了,於是有了作為縣的東莞,不過當時稱寶安和增城,歸屬廣州。唐至德二年,將寶安更名東莞,縣治從南頭移至到湧,這是東莞歷史發展的里程碑。

在唐朝以前,珠江三角洲沖積帶基本上呈長方形。由於地形地貌的變化,珠江西岸即是現在順德、中山、新會一帶大部分區域都是淺灘,在海洋航行上沒有太大意義,反而促成了珠江東岸成為重要的海洋航行通道。寶安或者説唐代後來用回郡名的東莞,就恰好位於珠江東岸的位置上,因此東莞成了廣州通往海洋的門户。這個行政建置的變化,從空間角度來看,已經完成了從點線到面的轉變,寶安成了廣州的一部分,它的整個地理位置以廣州為中心。這個時候,遷移縣治成了執政者考慮的問題,於是有唐至德二年寶安縣治就從南頭遷來到湧之舉。東莞城位於東江三角洲與東莞丘陵之間,正當丘陵邊緣平地,背水面山,地勢略高,城南有著名的黃旗峯。如譚其驤先生所言,縣治遷移為東莞縣後來的發展奠定了基礎。一方面東莞成為廣州通海夷道的門户,縣內屯門成了天然避風良港,外國商舶來廣州貿易,必集屯門,再往南頭、虎門取道珠江進入廣州。廣州出海則由屯門入南海,再駛往東南亞、波斯等地區。一方面東莞繼續開發漁鹽之利,保持產鹽特色,全盛時期有靖康、大寧、東莞三鹽場,海南、黃田、歸德三鹽柵,東莞成為嶺南乃至全國知名的產鹽地區。

自唐張九齡開鑿大庾嶺道後,入粵人仕南下多走梅嶺道,宋朝以後,南遷人仕漸多,以南雄珠璣巷氏族的南遷為代表,自北宋末年至元朝初的二百年間,大規模的氏族南遷有三次,其中以紹興元年(1131)羅貴為首的九十七家三十三姓大規南遷為最著名。東莞大量的村莊都在這時期集中建立在東江下游三角洲的平原上(東莞縣城以東)。隨着人口的增長和經濟的發展,府州縣的建制也越設越多。為了便於管理,政府將行政區域越設越小。宋代元豐五年(1082),廣東運判徐九思採用香山進士、前鄂州軍通判梁杞的建議,請求朝廷改香山為縣未被獲准,但許其置香山寨,專管巡捕盜賊,安靖地方。此時,香山擁有較大的香山崖銀場、桂角銀場和香山鹽場,鄉紳勢力影響較大,故紹興二十二年(1152)東莞縣令姚孝資接受香山進士、前朝大夫陳天覺改香山鎮為縣的建議,請冊上奏朝廷,終獲詔準,將南海、番禺、東莞、新會縣島歸香山,建立香山縣(現在中山、珠海、澳門)。從此香山從東莞析出,“東莞”的區域只剩珠江東岸即現在的東莞、深圳和香港了。

現在的深圳、香港地區自從在唐朝被取消縣級行政建置後,南頭(原寶安縣治)一帶作為廣東海防中路要塞失去了必要的設縣管理,因而經常遭到海盜、番夷的侵擾。加之離縣城(東莞)較遠,鄉民往來不便。正德年間有鄉民請求恢復縣級建制,沒有被獲准。隆慶六年(1572)鄉紳吳祚向廣東提刑按察司副使劉穩請求,建議在東莞守禦千户所的南頭城恢復縣治。劉穩贊同請求,呈文廣東總督府,後殷正茂總督批轉奏請朝廷,諭準設縣,賜名“新安”,取其“革故鼎新,去危為安”之義,從此東莞的行政區域範圍基本定型,一直延續至今。

清朝初年,由於“遷海令”的影響,新安人丁驟降至2172口。康熙五年至八年(1666—1669),新安被併入東莞縣,康熙八年又重置。展界後,清政府實行開墾荒地政策,頒佈措施,獎勵遷民復耕。這時大批氏族從嘉應(梅州)、潮州、江西、福建等地擁入,他們成了東莞、寶安兩地的客家移民先祖。在東莞尤以臨深鎮區客家人為多。

新安縣是明朝廣東為加強中路海防而進行的行政區域調整,把海防要塞和海上交通前沿地區屯門等地從東莞析出,改變了東莞千百年來作為海防最前沿的地位,於是東莞在廣東海防體系與海上交通中的地位有所減弱。

由於珠江口海岸的變遷,清初東莞的區域優勢變得更加突出。康熙年間,虎門成為海防重地,被稱為“吾粵中路咽喉”。乾隆二十二年(1757),實行“一口通商”政策後,廣州粵海關成為全國最重要口岸,所有進入黃埔商船,必須停靠在虎門等候查驗,於是東莞的虎門、鎮口、石龍成為粵海關重要的税口。第一次鴉片戰爭以後,清政府不斷加強虎門的海防力量,後在1937年9月的虎門海戰中,虎門要塞守軍英勇抗戰,取得了自甲午戰爭以來,中日雙方交戰的第一次勝利,粉碎了日軍從虎門登陸企圖奪取廣州的野心。

香港開埠後,迅速發展成東方轉口貿易基地,堪與廣州比肩。這個時期東莞的石龍鎮憑藉扼東江下游南北支流交匯處的優勢,成為東江流域地區最主要的商品集散地。1906年廣九鐵路開通後,石龍的經濟地位又得到進一步提升,與廣州、佛山、陳村齊名。東莞扮演了東江地區橋頭堡角色,發揮了東江地區連接廣州、香港的橋樑和紐帶作用。

新中國成立後,東莞與共和國同呼吸共命運,成為“魚米之鄉”,自從國家實行改革開放政策後,逐漸走出了一條金色的“東莞之路”。

 伍 

以上簡單略述了東莞的行政區域變遷,如果把東莞看成是個地理空間概念的話,東莞曾管轄過許多地方,如漳州、汕頭、潮州、惠州、深圳、中山、香港、澳門等,後來這些地區都被劃出去了。其實從漢朝一直到唐宋元時期的“東莞”很大程度上是一個地理範疇,可以稱之為“東官”。“東官”的區位意義,不管是最早設立的鹽場,還是後來變成一個郡,設立一個管理番禺(廣州)以東地區,在地理上始終是以廣州為中心,是廣州控馭嶺南東部的一個咽喉要地,這個區位意義一直到唐朝沒有變過,只是到了宋朝後這個變化已從點和線的概念向面的概念轉變。

東莞行政區域不斷收縮的過程,是東莞周邊地區不斷髮展的結果。從經濟和貿易的角度來説,一直到清朝後期,新安地區(現在深圳、香港)不僅鹽業經濟發達,而且屯門還是廣州對外貿易門户。明中葉以後,廣東對外貿易轉型,東莞成為西方商人在中國沿海地區最重要的貿易場所之一,屯門也因此被稱為“貿易島”。南頭則在澳門開埠前,起着廣州外港作用,其貿易管理模式,在後來被上升為國家貿易管理體制的“廣中模式”。可以説在新安析出東莞前,其區域內最受關注的還是後來的新安縣。東莞縣更多的是發揮其充當東寶地區的政治和文化中心作用,它是廣州東部的門户。

在新安縣成立前,東莞縣承託了歷史以來的行政區域變化,新安縣分離出來後,東莞、新安兩縣無論從哪個方面來説都是同根同源的,所以後來有“東寶一家”之説。民國三年(1914)新安縣改名寶安縣後,很容易令人誤以為這個“寶安”就是古時的寶安,其實古代寶安是指東莞縣,寶安縣不過是從東莞縣分出來設立的新安縣。

(作者系東莞市人大常委會教科文衞華僑外事工作委員會主任) 

 主要參考文獻 

1.[民國]《東莞縣誌》

2.曾昭璇、曾憲珊《宋代珠璣巷遷民與珠江三角洲農業發展》

3.南雄珠璣巷人南遷後裔聯誼會籌委會編《南雄珠璣巷人南遷史話》

4.劉志偉《從建置沿革看“東莞”的地理區位優勢》

5.張一兵《深圳通史》

責任編輯:唐嘉駿

關鍵詞:
版權聲明:
• 凡註明“東莞時間網”的所有文字、圖片、音視頻、美術設計和程序等作品,版權均屬東莞報業傳媒集團所有。未經本網授權,不得進行一切形式的下載、轉載或建立鏡像。
• 您若對該稿件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質疑,請即與時間網聯繫,本網將迅速給您迴應並做處理。
郵箱: (請將#替換成@) 處理時間:9:00—17:00